辣文吧 > 都市言情 > 望族闲妻 >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五章五 福建急报
????“程少夫人,谢谢你,谢谢你。”李鸾激动的挥舞着顾廷菲的手,没顾得上抬手擦拭眼泪。助人乃快乐之本,她有能力为何不帮助李鸾一把。当然顾廷菲首先想到的便是程子墨带她去过的避暑山庄,让李鸾去小住一段时日,再合适不过了。

????对于顾廷菲的提议,李鸾毫不犹豫的应下,她现在只求一个栖息之地,让她能安静的平复内心,其他什么都可以。紧接着顾廷菲就陪着李鸾在客栈里住了一夜,天还没亮,顾廷菲就带着李鸾去了城外的避暑山庄,临走前,还将留下一个侍卫保护李鸾的安全。

????李鸾依依不舍的抱着顾廷菲,“程少夫人,谢谢你,我能不能请求你,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在这,好不好?”不想让任何人知晓她现在的藏身之地。顾廷菲眼中闪过一丝诧异,很快便恢复平静,微微颔首:“可以,时辰不早了,我也该走了,等有时间我再来看你。”

????李鸾目送着顾廷菲离开的背影,心里说不上来的苦涩,从未想过有一日顾廷菲帮助了她,而不是她最亲近的人。顾廷菲一夜没回府,一回府,就去了福安郡主的院子,询问程勋的情况。

????对于一夜未归,福安郡主不关心,顾廷菲也没主动开口告诉她,李鸾的事还是别说,既然答应了,那就要遵守诺言,不告诉其他人。李鸾这段时日明显情绪不高,身子走路都有点儿打票,等过几日,她再去避暑山庄一趟,给她带些补品,补补身子。瞧着她消瘦的脸蛋和小手,顾廷菲一阵心疼。

????还有发生了什么事,李鸾不愿意告诉顾廷菲,她也没打算打探她的秘密,让侍卫们去查探,等什么时候李鸾愿意开口了,自然会告诉她。一味的存了好奇之心去打探别人的隐私,不是顾廷菲的作风,况且眼下她根本就没心思。

????这次去了避暑山庄,她站在院子里,闭上眼睛能回忆起跟程子墨两人的相处,一起蹲马步,出去骑马、钓鱼,日子过的很悠闲。若是能一直呆在避暑山庄该有多好,顾廷菲现在忘记了,当初可是她提议从避暑山庄回来,现在怀念的人是她。

????程子墨去了江南,只留下一封书信给她,到现在快半个月了,一封书信都没寄回来,顾廷菲不知道是路上遭遇危险,还是不愿意给她写信。不管哪一个理由,顾廷菲都不高兴,再怎么说,她也是程子墨的妻子,给她写封信报平安又能如此。

????罢了,改日去齐国公府,看看齐豫有没有写信给方如烟,似乎也只能如此了。福安郡主看了顾廷菲一眼,“嬷嬷,你告诉她。”秦嬷嬷恭敬的将两个大夫诊断的情况告诉顾廷菲,他们能配制解药,也请王太医来过了,他们三人共同配制解药,需要半个月的时间,不是一时半会就能配制出来,所以程勋还得在委屈一段时日,躺在床上了。

????顾廷菲有种不好的预感,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预谋,紧捏着衣袖下的双手,她得静下心仔细想着,既然霍家人对福安郡主动手,最后变成了程勋,现如今她们上门去,霍家就能交出解药,需要半个月的时间,他们真实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

????一定不是要程勋的性命,他们还得罪不起程勋,他身后有成国公府,代表了京城的勋贵,同时还有远在云贵的福王,再怎么说,程勋现如今还是他的女婿,程勋出了事,他不能不管不问。顾廷菲此刻有个大胆的猜测,该不会跟福王有关系?太后和霍家的人到底要做什么?接下来秦嬷嬷和福安郡主说的话,顾廷菲根本就没听进去,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,无法自拔。

????良久,顾廷菲端起手边的茶盏抿嘴喝了一口,瞧着她心不在焉的样子,福安郡主很快便让她离开,独自一人守着程勋。福安郡主轻柔的拿着帕子替程勋擦拭脸颊,多少年了,他们似乎从未有过如此安宁的相处,见面了,她就看程勋不顺眼,就连这一次回来,也是跟程勋做了一笔交易,用和离书换来的。

????和离书还在她身边,程勋早就给了她,按照她想要的,完全可以趁着程勋中毒,可以毫不犹豫的离开成国公府,离开京城,去找寻福王,过上逍遥自在的日子,为何要留下来?福安郡主不愿意去深究,只当做她报答程勋对她的救命之恩,毕竟那是为了她才中毒,要不然躺在床上的人可就是她了,但从这一点来说,福安郡主就不愿意离开。

????程勋突然手指弯曲着,恰好被福安郡主看到了,她下意识的小跑到床边,紧紧的握住他的手,急切道:“程勋,你怎么样,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我去叫王太医来给你瞧瞧,程勋,你。。。。。。”

????说话间的功夫,程勋已经睁开眼睛,疲倦的盯着福安郡主,贪婪的看着她绝美的容颜,在他心底,福安郡主永远都是最美好,一如初见面的时刻,永远存留在他心间。被程勋拉着玉手,福安郡主依着他的意思,没有反对,就这样两人一直紧紧的握着手,谁也没主动开口打破平静,慢慢的程勋又闭上眼睛,睡过去了。

????能醒来,对福安郡主来说,是件好事,起码还有希望,不是吗?朝堂之上,因着周维带着齐豫和程子墨一行人离开,闹得朝臣们人心惶惶,纵容有李东阳和周奇两人在,君主离开京城,大家都提心吊胆,不知道此去江南一路上会遇到什么危险,周维年轻气盛,能主动去江南赈灾和平乱,亲力亲为,值得朝臣们称赞,不过他身为一国之君,不应该仅仅局限于江南一地,他是整个黎国的一国之君,得为万千黎国的百姓考虑。

????眼下皇后和凤妃皆有了身孕,倒是让朝臣们松口气,若是真的周维出了什么情况,也还有未出世的两个孩子,保不齐其中就有一位皇子,将来能继承周维的帝位。这是最坏的打算,谁都不希望如此。原本不安定的朝堂,因为福建送来的八百里加急变得更加不平静了,京城即将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。

????首先从朝堂之上开始,李东阳将福建送来的八百里加急的奏折读给朝臣们听,琉球突袭福安沿海一带,明王率兵抵抗,被中伤,现在琉球国越战越勇,福建等地流失大半,请求朝堂支援,出兵琉球,收复被琉球占领的失地。琉球国本来是依仗黎国生存,隶属于黎国,乃是附属国,每年都会给黎国上贡,近年来倒是不安分,时不时的骚扰福建沿海一带。

????起初的时候,明王还能率兵制止,毕竟琉球国的规模不大,同时明王也准备齐全,却没想到,这一次琉球国来势汹汹,连明王率兵都阻拦不住,尤其还丧失了大片黎国的土地。战争来了,最受痛苦的莫过于万千黎民百姓,他们何错之有,不应该成为争权夺利的牺牲品。

????顾廷菲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猛地瘫坐在地上,琉球进攻福建,这跟程勋中毒,福王之间有什么密切的联系,一时之间,顾廷菲还真是想不到,脑子还想短路了一样。

????眼见顾廷菲抬手捶打脑袋,被春珠一下子拦住了,尖叫道:“少夫人,少夫人,你可别打自己,有什么事告诉奴婢,再不济,你打奴婢也行,可别伤着自己的身子。”说着还将脑袋凑到顾廷菲跟前,一副要挨打的样子。

????顾廷菲噗嗤一声笑出来,随后定睛看着春珠道:“我可不敢,打了你,回头明路知道了,可要跟我拼命了。”轰的一下子,春珠脸红了,低着头绞着手中的丝帕,直跺脚:“少夫人,你胡说什么,我跟明路没关系,少夫人,你别。。。。。。”

????“哦,原来我是胡说,看来回头等明路回来,我得找他好好谈一谈,让他不要对你一厢情愿的好了,到时候耽误你嫁人,那就不好了,你说是不是?当然我也不是一定强迫你嫁给明路,你若是真的不喜欢他,不愿意嫁给他,我也不强迫你,明路年纪大了,小侯爷可提了好几次,都被我挡回去,现在好了,我知道你的心意了,回头拒绝了便是,再给你找个比明路好的人嫁了。”顾廷菲戏谑的看着春珠,这丫头就是嘴硬,不肯承认喜欢明路,偏要逗她一逗。

????春珠闻言,眼眶湿润了,晶莹的泪珠不断往下滴落,顾廷菲见状,替她擦拭眼泪,道:“哭什么,我又没打你,怎么了,还委屈你了,现在知道心里难受了,那你为什么要说违心的话。我瞧着明路对你挺好的,他是小侯爷身边的人,将来必定能护你一世平安,况且他还对我保证,一辈子只有你一个人,你就知足了。

????回头等明路回来,我就应了你们的亲事,你可愿意,这是最后一次问你,你若是真的不愿意,往后我绝对不会再提。”有些事,她能说第一次,能说第二次,不代表会说一辈子,人都是有底线的,希望春珠不要再犹豫了。

????“嗯。”春珠轻哼了声,答应了,说完她便将头低下,快要缩到胸口了。顾廷菲忍不住笑出声:“这有不是什么坏事,天渐渐凉了,回头你替明路做两套衣裳,他没爹没娘,往后可都指望你了。”这倒是实话,春珠低声应道,忙不迭的跑走了,实在太羞涩了。

????走的匆忙,没注意便撞到了春巧,春珠没顾得上说几句,便匆匆跑回屋了,她得回去静一静,少夫人也是,非逼着她表明心意,知道为她好,但她总觉得有点儿羞涩。春巧扑通一声跪在顾廷菲跟前,道:“少夫人,奴婢愿意嫁给明觉。”

????这是怎么了,一个连着两个,她倒是成全了两桩婚事,等明路和明觉回来,还不知道怎么感谢自己呢!想着顾廷菲便笑着将春巧搀扶着起身,道:“怎么突然想嫁给明觉,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还是二少爷又去找你了?”就算顾廷菲加强院子里的戒备,她也不能时时刻刻的守着春巧,程子砚若是真的想见春巧,总能找到机会,再者这里是成国公府,避开程子砚最好的法子,便是离开,眼下程子墨还没回来,顾廷菲也不好主动开口,还是等他回来。

????估计等程子墨回来,半年之期就该到了,她得准备离开了。一想到着,顾廷菲心底莫名觉得心酸,似乎有点儿舍不得了。人在一个地方待得时间长了,等到要离开的时候,势必会舍不得。

????春巧没有扭捏,大方道:“少夫人,奴婢觉得明觉对我挺好,是个好夫君,还请少夫人成全。”没有提起程子砚,那就罢了,不需要打破砂锅问到底。

????“好,我成全你,方才春珠应下跟明路的亲事,你现在也答应了,等他们俩回来,正好你们俩的亲事一起操办了,大家热闹热闹。”顾廷菲含笑道。

????春珠眼中泛着点点荧光:“奴婢多谢少夫人。”虔诚的低头给顾廷菲磕头,感谢她。送走了春巧,顾廷菲揉捏着发胀的太阳穴,起身走到窗口,轻微的风吹拂在脸上,闭上眼睛,良久,顾廷菲才关上窗口,坐到床边,脱了鞋子,拿一块单薄的被褥盖着双脚,弯曲着双膝,将脑袋搭在膝盖上,偏头思索。

????周奇一下朝没回府,直接去了平昭公主府,姐弟两人在书房坐下,平昭公主低声道:“朝堂之上的事,我已经听说了,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”

????一提到这个周奇就一个头两个大,平昭公主不是外人,他便直说了:“皇姐,不瞒你说,现在朝堂之上分成了三派,文臣们主张谈判,和平的方式解决。武将们自然希望能上战场,跟琉球国一决高下,将琉球赶出福建一地,再者便是御史们,他们都是老狐狸,保持中立,不说战也不说和。

????我和丞相现在也没了主意,偏偏这个时候圣上不在京城,我已经派人去江南给圣上送信,一来一回最快也得四天。我都不知道明日该如何去应付那些大臣们?”越想周奇越是头疼,之所以来平昭公主府,就是希望能得到她的帮助,有什么好的法子能想想,解了现在的燃眉之急。

????【悠阅书城一个免费看书的换源app软体,安卓手机需google play下载安装,苹果手机需登陆非中国大陆账户下载安装